阅读小说网
当前位置:阅读小说网 > 现代言情 > 总裁豪门 > 恃宠而婚:总裁大人,别放肆

第3章:老公崇拜小叔

小说:恃宠而婚:总裁大人,别放肆 作者:悦影 更新时间:2019/7/1 16:30:22 字数:2179 繁體版 全屏阅读

    “没错,他就是我小叔!

    享誉全世界的心脏学医生傅一刀!”

    慕少泽言语间难掩对傅昱琛的崇拜。

    说完,不等时瑾兮开口,又以极其炫耀的口气道:“他可是给阿国首相、好莱坞著名歌星以及迪拜富豪都做过手术的!你是学医的,应该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听说过?

    她当然听说过!

    她不光听说过,还跟他在一起相爱四年。

    他曾说过每次做完手术后,抱着她是最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句话,这四年,她尽可能的在他每一台手术时都陪同前往。

    可是,现如今已是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时瑾兮不动声色的将双拳紧攥,强作微笑道:“当然听说过,出身淮城医大的傅医生可是我们淮医大的标杆性人物,傅医生回校讲座时,我有幸听过几次,但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你小叔!毕竟你们一个姓傅一个姓慕!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听到我说傅一刀是我小叔的反应都和你一样,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俩确实是叔侄,你说是不是小叔?”

    面对慕少泽的询问傅昱琛道:“必须,而且我刚不是说了你是我唯一的侄子!”

    听傅昱琛这么一说,慕少泽稍显得意。

    而这时傅昱琛的眼神已落在了时瑾兮身上,他说:“瑾兮是吧?你是不是觉得我俩不像叔侄,我像他哥哥?如果你想叫我哥哥,我也不介意,当然,我还有另一个身份,你也可以叫我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年龄差不多,好多人都这么误会呢!”

    慕少泽被逗得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但时瑾兮却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‘哥哥’是他俩的爱称。

    他现在这样说,分明是在当着慕少泽的面调戏她!

    扫了一眼慕少泽那张笑得爽朗的脸,时瑾兮真想让这个白痴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这时仆人快步走来:“少爷、少夫人,老爷夫人找你们呢,说是有重要的客人要招呼!”

    时瑾兮抓住时机道:“快过去吧,别让爸妈等着急了!”

    时瑾兮说罢快步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慕少泽道:“小叔,那我们就先过去了,晚点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慕少泽说罢,快步紧跟时瑾兮离开。

    傅昱琛看着时瑾兮快步离去的背影,玩味的语气道:“时瑾兮,游戏这才刚刚开始,我很期待!”

    傅昱琛心中的算计,时瑾兮不知。

    因为回到婚宴的她,便跟慕少泽继续给宾客敬酒。

    而这也不得不让她暂时将傅昱琛的事抛掷一边。

    当她再次思及这件事的时候,已是婚礼结束。

    她在与慕少泽的婚房里的梳妆台前坐着,两个仆人伺候她卸妆。

    慕少泽的那一声“小叔”,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现。

    可她却怎么都想不明白,一个姓傅一个姓慕,怎么会是叔侄?

    而且为什么她从来没听爸说起过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转头冲身边的仆人问:“我听说少泽还有个小叔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您说的是傅医生吧?”其中一个看起来伶俐的女佣立刻接话。

    时瑾兮紧锁的眉皱得更厉害了:“他真的是少泽的小叔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傅医生他并不住在这里,只是偶尔过来一趟,下次少夫人说不定就能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时瑾兮的心中还在犯嘀咕,她追问:“傅医生是少泽的小叔,那为什么一个姓傅一个姓慕?”

    女佣眯起眼笑了笑:“这个我就不清楚了,抱歉少夫人,我也才来慕家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时瑾兮看了一眼那女佣的脸色,似乎在判断她是否在说谎,不过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两人替时瑾兮卸好妆后,伺候她换下了礼服,便躬身离开。

    时瑾兮对着镜子发了会儿呆,却是依旧没有理清楚这层关系,不过让她感到庆幸的是,傅昱琛不住在这里,也不会经常回来,这就意味着他们不用经常见面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她倒是松了一口气,今天这一整天的紧张,让她这会儿都觉得胃都有些痉挛了。

    叩叩叩!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时瑾兮敛起思绪,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不料来人竟是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不会常见的傅昱琛!

    时瑾兮二话不说,便要关门。

    傅昱琛先一步阻拦道:“见到小叔就这种态度,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?”

    白天一直隐忍的情绪这一刻有些失控,琥珀色的双瞳里燃着两簇火苗,她低声呵斥:“傅昱琛!你到底要做什么,我告诉你,这里是慕家,你若是敢对我怎么样,慕家人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傅昱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但他却笑了,笑容讽刺:“呵呵,慕家?你是在用慕家来压我吗?”

    时瑾兮不想跟他纠缠这些,她只有一句话:“傅昱琛你就给我句实话,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洞房花烛夜独守空房,所以特意替你老公来跟你圆房,看,小叔多照顾你。”傅昱琛脸上笑容恶劣!

    时瑾兮气急,她算是看明白了,傅昱琛就是存心来戏耍她的!

    她伸手想将他推出去:“你要是再不走的话,我就喊人了!”

    傅昱琛却是将身子也挤了进去了一半,暧昧道:“喊吧,我已经很久没听你喊了,正好白天没尽兴,今晚你就好好满足一下我,记得喊得大声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变态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就喜欢我的变态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时瑾兮话还未说完,慕少泽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傅昱琛转身看着走上前的慕少泽道:“今天婚礼上,特意准备的新婚礼物没来得及给你们,我现在专门送过来,不过……新娘很贞洁啊,连婚房的门都不让我进。”

    时瑾兮差点没气吐血,这人故意扭曲事实,还恶人先告状!

    慕少泽一听这话就有些不太高兴,看了一眼时瑾兮,训斥道:“小叔平日里不常来,今天好不容易来了,你还不赶紧请小叔进去坐,再给他冲杯茶!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!”

    时瑾兮无奈,只能咬牙忍了,这种情况,她也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正要回屋,傅昱琛却道:“不用了,礼物送到了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将靠在墙角的一副半人高的画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慕少泽赶紧上前接住,靠在墙上之后,他伸手就揭开了蒙在画布上的红色绸子——

    这是一副油画。

    画的是一个上半身赤裸的女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而在时瑾兮看到这女子背影上的月牙时,面色惨白、双眸颤栗,气的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当她露着发狠的眼神朝傅昱琛看去时,傅昱琛却用极为得意的声音道……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强力推荐

最新签约

点击榜